GS大公 发表于 2022-11-26 10:23:13

【外交】【原创】《外交风云》(完结)2023.1.1

本帖最后由 GS大公 于 2023-1-1 11:16 编辑

看正文打下广州已经两年,既然已经登上大陆,那应该和大陆上的政权发生一些有趣的交流了。产生一些对未来一到两年内大陆局势的想法。新人首次尝试同人,文笔知识有限, 各位多包涵:loveliness:



GS大公 发表于 2022-11-26 10:27:12

本帖最后由 GS大公 于 2022-12-3 10:38 编辑

第一章、桶蘸南北
第一节张岱
      九月的红牌港,轻柔的海浪一下一下拍打着海床,习习的海风驱赶着燥热,让人浑身舒畅,随着“呜”的汽笛长鸣,接着一声炮响,一艘黑色的t1200运输船缓缓驶离了港湾。望着岸边越来越小的钟楼,甲板上的张岱逐渐陷入了沉思。
       几个月来的琼州之行,让自己对百闻不如一见这句话有了切身之感,当初听赵弓引的介绍,看梁公子的《髡事指录》,还以为对于这些澳洲的人和事已经有所了解,但当真去到那里,才知自己所知,不过是沧海一粟,九牛一毛。巨大的工厂,通达的道路,成排的砖屋,白日里机器轰鸣,入夜后灯红酒绿,原以为江南已经是动荡的天下中少有的净土,到此方知,这琼州,才真正是世外桃源。
      但是这歌舞升平的景象看的俞多,疑惑也就愈多。临高小县、琼州边陲,在大明手里两百余年,依旧籍籍无名,而到澳洲人手里不过十年光景,就已经成了这番模样,莫说是南天第一城、便是放眼天下,恐怕也再没有这等繁华的市井。更不要说现在澳洲人已经席卷两广,声势大振,恐怕不过数年,就能坐拥半壁,而大明呢?内有流寇,外有胡虏,水旱频仍,赤地千里。千疮百孔四字,可谓恰如其分。
       为什么?为什么元老院治下便是欣欣向荣,大明治下便是乱象丛生?这个问题,在头几个月里,一直困扰着自己。初到临高之时,还自以为明白,回看这些年澳洲人的商品,精工巧匠,遍销海内,四方商贾,云集临高,以天下之财而聚一城,焉能不富。但不论是击败官军还是占领广州后,他们却只顾奢豪建城,大兴土木,而非劝课农桑,养兵蓄甲。总而言之,仍是商人心思,凭机工之利,兵甲之强,要趁着大明羸弱之时来分一杯羹罢了,就算袭取岭南,也已是强弩之末,不过又是一个南越国,待天下大定,自然消亡。如果朝廷能施以怀柔,准其行商天下,富贵终身,以其精工为己所用,到也不失为一良策。
       但在琼州游览数月后,新的所见所闻又令我重新陷入了迷茫,走访琼州全境,富庶者,又何止临高一城,琼山、儋州、澄迈、三亚,无不是街市繁华,便是田间地头,乡间野里,田间的禾苗郁郁葱葱,往来的农人富足和乐,更有童谣唱到:“神州好,神州棒,神州本是个好地方,自从出了朱皇帝,十年倒有九年荒,大户人家卖田土,小户人家卖儿郎。自从盼来了元老院,彻彻底底大变样,勤劳打谷庆丰收,红红火火日子旺”虽然词藻粗陋,一听可知是澳洲人编出来的歌谣,但其能为孩童传唱,亦足以见人心向背。
       为什么,为什么澳洲人能治理的如此井井有条,而大明却到了如今的地步?这一切的答案,还得靠那位先生……

GS大公 发表于 2022-11-26 10:31:05



第二节、三兄弟与三个处
      “阿嘁”打了个喷嚏的王立揉了揉鼻子,放下笔,开始按摩太阳穴。这已经是他挑灯夜战写总结报告的第二个晚上,自从穿越初期的大建设以后,很少这么累过了。
         王立在穿越前是一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但二本的市场营销专业实在是难以让他找到一个合适的工作,像古往今来无数冒险者一样,对前途的迷茫和自觉自己满腹韬略无处施展的“抱负”让他选择了走上穿越这条未知的道路,在海南的穿越基地,他认识了杨杰,对王立来说,杨杰可谓是世界上的另一个我,一样的年纪,一样的专业,一样的抱负,一样的迷茫,在一众三十多岁的中年人的队伍中,二十出头却相见恨晚的两人直接在起航前一晚,对着故乡的明月结为了异姓兄弟,在西出阳关无故人的感叹中,两人流着泪,踏上了通往过去的大船。
       虽然穿越前的畅想未来,壮怀激烈,但是穿越后的生活,却是乏善可陈,在初期的搬砖结束后,既不懂军事,又不懂理科,更没胆量孤身在外开拓的两人,自然而然的成为了酱油元老众,先在芳草地教了几年书,当张智翔张校长上任后,面对张校长把男人当牲口使的作风,本就是混日子的两兄弟混不下去了,果断打包走人。但接下来去哪,可就成了问题,大图书馆?那比芳草地也强不到哪去,还是给人打杂。财务口?咦~,旧时空就是搞财务,搞不下去才来穿越,穿越了还搞财务,那不是白穿越了嘛。
      思来想去,似乎还是外交口更符合胃口,毕竟外交是一个代表国家的部门,就光是为国谋事的满足感和暴露在聚光灯下的扬名立万,就足以让人心潮澎湃了,更何况,元老院的外交,有无敌的实力做后盾,那真可谓是一屋子的秦始皇,除了赢还是赢。丧权辱国,遗臭万年的事,根本不在需要考虑的范围之内。最重要的是,穿越众里,没有一个是旧时空职业外交官出身,就连是学外交出身的恐怕都寥寥无几,相比于其他行业,这恐怕是最适合他们两个门外汉去干的了,毕竟二人虽然专业不强,能力欠佳,经验暂无,但一腔热血与雄心壮志还是有的。
       主意已定,在以后的几个月里,两人就频繁的出现在BBS论坛以及萧主任和负责外务的司凯德面前,开始阐述着对大明,对中原的外交图景。可能是二人的精诚所至,亦或是高层对未来大陆攻略的提前打算,更可能是被二人搞的不厌其烦。几个月后,在百仞城的办公区中,出现了一间新的办公室,新成立的由归属于外交口的王立领导的对明事务处、杨杰领导的对农民军事务处、以及从BBS论坛被吸引来的同样有志于外交的门外汉华秋实领导的对关外事务部在这里进行联署办公,D日以来的酱油两兄弟也变成了三兄弟。在第三次全体大会后,三个办事处被统归到了外务省外事部下,仍然是处级待遇,成为了外事部下的三个专门性的对外机构。
      牌子虽然立了起来,但由于元老院对大陆上各个政权的官方接触基本为零,唯一的接触还是多年前对清的贸易谈判,可那也是三个办事处建立以前的事了。所以三个办事处在成立后就一直处于闲置待命的状态,自然也就没什么资源。最初成立时只得到了几个发动机计划招揽来的穷秀才,童生。两广攻略后,又补了几个,勉强每个办公室能有五六个识文断字的人。每天的工作,公开来讲是“研究外交方向,培养外交人才”,实则便是三个办事处主任对着十来个秀才、童生侃大山。从商周的畿服讲到汉唐明的朝贡,从希腊的修昔底德陷阱讲到欧洲的三十年战争,甚至对欧洲正在发生的这场新教与天主教的战争做出了大胆的“预言”:从诸国前些年的表现与现在的欧洲形势来看,髮国在其首相黎塞留的带领下,将对之前屡屡战胜的哈布斯堡家族予以重创,整个欧洲也将在几年后罢兵言和。而来自东方元老院的独立、领土、主权等先进思想,恐怕也会对这些国家产生深刻的影响!这样的快乐的侃大山生活一直持续到了广州抗疫之后。

吴驷杉 发表于 2022-11-26 13:40:17

支持挖新坑!

李善泽 发表于 2022-11-26 14:29:43

外交其实可以多讲讲和欧洲的,毕竟威斯特伐利亚合约快签订了

人类身上的劲 发表于 2022-11-26 15:00:31

赞美新坑!

马列骑士 发表于 2022-11-26 15:52:52


赞美新坑!

斯特莱特的季节 发表于 2022-11-26 16:39:10

赞美新坑

挑灯看剑 发表于 2022-11-26 17:58:22

支持新坑!!!

bearclaw 发表于 2022-11-26 19:32:06

太监太多了,千万不要再多一个了,要有始有终呀。

GS大公 发表于 2022-11-27 10:03:10

第三节、工作会议
      那一天,正吹的口沫横飞的三人突然接到通知,请他们出席马国务卿召开的工作会议。这对于这酱油多年的三兄弟,这么大的领导召集他们开会倒还真是头一回。“你说这会叫咱们,不会是要和大明议和了吧。”“或者是联系农民军牵制明廷?”“找满蒙也说不准。”三人的疑问并没有存在太久,一到会议室,主持会议的国务卿马千嘱便命人给他们分发了文件。这次会议人数并不多,到场的部级领导,只有外务相何影,另外出人意料的是,政保局副局长郭逸竟然也在,大陆攻略以前叱咤广州的郭东主这两年可是相当低调,基本只有在大会上才能见到他的身影,今天在这工作会议上突然见到,着实令人意外。但是当看完材料之后,这份意外就烟消云散了。
      这是一份关于张岱的材料,是由杭州赵弓引、广州市局,大图书馆提供的材料汇总而成。详细讲述了张岱的身世背景与复社的关系,以及复社及其背后的江南大地主门阀势力与明廷那千丝万缕的联系。不肖说,这是一帮极具实力的人,同时他们很明显也不会在眼看大明江河日下的情况下全心全意的效忠明廷,去为他陪葬。只要不伤害他们的利益,那么他们很可能选择中立,甚至只要价钱合适,他们甚至会去亲手埋葬大明,并给它假惺惺的写上一篇悼文。这么一群极具实力的墙头草,他们的统战价值是不言而喻的。倘若能有他们的支持,不光江南半壁实际上已经入吾彀中,更会使的元老院在大明的朝廷中有了举足轻重的力量。哪怕退而求其次,他们不愿意去灭大明,能让他们认识到我们可以带给他们的好处,让他们帮忙调停议和,也一定是愿意的。这样也能为我们争得宝贵的发展时间,也是极好。广州市局的材料显示,张岱马上要到临高考察,那么谁去统战,怎么统战这为复社的魁首,让他成为元老院打开江南的钥匙,就成了眼前的当务之急。         
      人选显然已经决定了,这种统战工作由外务省与政保局合作理所当然,而政保局副局长郭逸有着丰富的在敌区工作的经验,由他参与再合适不过,但是,怎么统战,就成了摆在眼前的首要问题。对于这个问题,王立首先发表了看法:“督工,各位领导,我认为张岱既然能不远千里来临高考察,以及从他对各行各业涉猎广泛来看,他是一个对新鲜事物接受能力很强的人,那我们可以向他展示我们强大的工业能力与老百姓富足的生活,以此来让他认识到我们的先进性。”“可是,我们的先进和他一个大地主有什么关系呢?退一步说,就算张岱高风亮节,愿意与我们合作,可他身后的江南地主恐怕没那么容易,世上只有背叛阶级的个人,没有背叛阶级利益的阶级这句话,大家应该是都知道的。”
         “督工,我看我们和他们的矛盾,可能也没那么大”杨杰起身接着说“旧时空西方近代化的时候,有大量的地主转化为了资产阶级,江南地主控制的资本,土地和人口,倘若能在我们的引导下向资产阶级转化,那我们的工业化进程,可就能大大的加快了,而他们自己,作为我们新政权的第一批有实力的从龙功臣,那挣取的财富地位,别说保住他们的家产地位。翻上几翻,恐怕也是轻轻松松,这份前程,谁不心动?”
      众人听了,都是默默点头,大家心里都清楚归根结底,虽然杨杰说的都是真的,但对于江南地主来说,这不过是一个虚无缥缈的未来的前程,这东西在临高自然有人信,在广州就需要有个张家做示范,才有人信,而且不少还是抱着就当花钱巴结元老院的心态才来的,到了那遥远的江南,如何取信于他们,实在是一个难以三言两语讨论出结果的问题。
       “好吧,我们目前有了一个大的方向,接下来,我们首先就要把重点放在如何说服张岱这个问题上,要是连张岱都说服不了,那就别说说服江南地主了。这样,何相不是马上要去长宁国那边了嘛,那就只能辛苦你们四位了,这一两天拿出一个对张岱的接待方案来,然后我们再研究。”
   “好的,督工。”“没问题督工”

杜易斌 发表于 2022-11-27 10:55:25

要说服还是需要武器的说服

Faint 发表于 2022-11-27 13:37:43

赞美更新!

针灸大师容嬷嬷 发表于 2022-11-27 15:08:49

赞美更新!

孙连城 发表于 2022-11-27 17:27:23

:lol赞美新坑

愚幸SZ 发表于 2022-11-27 17:52:52

赞美更新!

GS大公 发表于 2022-11-28 06:26:06

杜易斌 发表于 2022-11-27 10:55
要说服还是需要武器的说服

欸,不一定,不一定,大明现在自己烂成那样,还能通过锦衣卫撒银子和念经骗后金的傻子上街呢,我元老院真正的人类之光,还能收买不了人心不成?

GS大公 发表于 2022-11-28 10:19:10

第四节 报告与准备
         在之后的两天里,外务省那个往日高谈阔论的小屋子里变的清净严肃。十几名规划民被统一放了假,只剩下郭、王、杨、华四人进行着对于如何接待张岱的探讨,怎么能让一个读了半辈子圣贤书却号称不慕功名俗事的清高文人认识到元老院的先进性进而主动为之奔走呢?经过两天的讨论,一份报告被放在了马国务卿的案头。
      其中,首先是对张岱本人的分析,虽说他自称淡泊名利,但他作为一名历史学家,复社这一号称小东林的社团的领袖,要说真能放下家国,那恐怕是没人相信,况且他既然愿意来考察,可见他对于社会问题,不光不反感,相反十分热心,甚至还对临高的新社会抱有某种期待。那么就应该抓住这种心理,让他好好的走访临高,甚至是海南各县,只要不去蜉蝣地,那么就一定会对元老院治下的经济繁荣,文教昌盛留下深刻的印象。再加上刘大霖等开明绅士的讲述,外国商馆人员,传教士的吹捧,一个地上天国的形象是很容易在人脑海中产生的,虽然难免会有一些迂腐之人斥责世风日下 人心不古,但张岱本身就对那些陈俗礼教不甚感冒,这些人的斥责说不定反倒能激起一些张岱对于元老院的认同也亦未可知。
      有了前期积淀的印象,再加上对于伪明治下的现状的了解,作为一名历史学者,不把这背后的道理弄明白,恐怕是要茶饭不思,寝不安席了。这时,就是我们出手的时候了。到时将由郭逸带领政保局创造机会,让王、杨、华中的一人以礼部侍郎的身份与张岱相识,既是偶遇不显的元老院太过刻意拉拢,又身份够重能够增强说服力,也不至于让张岱觉得怠慢。由他来对张岱进行最后的说服解惑工作,通过唯物史观的科普来解释元老院治下的资本主义发展将取代旧的地主土地所有制的必然性,在解答张岱内心疑惑的同时瓦解大明在他心目中的不可替代性,接着通过对新社会中为江南地主预留的地位、利益与发展前景进行许诺,以化解他心中对于家族命运的担忧。最后通过对未来新社会的美好前景进行描述,再配合旧时空城市影像纪录片,来让张岱对未来的生活产生向往,能够主动的为我所用。
       这份报告在提交当天就获得了通过。第二天,内阁的正式文件下发,由外务省与人民保安省共同牵头,各部门共同参与的统战工作领导小组,就在那个已经挂了三块牌子的外务省办公室挂牌成立了。这时,广州口岸发来电报,张岱已经登船,预计在五日后到达临高。这一下可忙坏了四个人,白天郭逸协调酒店,布置监视岗哨,其余三人则分别去芳草地、外国商馆教堂等地进行协商,晚上则在BBS上对一些好事元老进行苦口婆心的劝说,以避免他们找张岱聊各种各样奇怪的话题,影响最终劝说的成果。终于,在船靠岸的前一天,四人终于能坐在办公室中,静候张岱的到来

量子玫瑰 发表于 2022-11-28 11:21:37

催更催更!
不然俺就捣乱咯——

齐琪齐 发表于 2022-11-28 12:18:08

这篇打算和布特那篇连接吗?还是完全不同?

GS大公 发表于 2022-11-28 23:59:26

齐琪齐 发表于 2022-11-28 12:18
这篇打算和布特那篇连接吗?还是完全不同?

额,张岱其实也就在前面用一用,后面就主要是和大明朝廷和江南士绅的交流了

GS大公 发表于 2022-11-29 10:32:23

第五节、统战
      远处海岸上的灯火已经渐渐远去,只剩下灯塔的光点还在指引着往来的船只。慢慢的,灯塔也消失在了视野中,只剩下了茫茫的大海,在火红夕阳的映照下,起伏翻覆,波光粼粼。张岱望了着那天边的夕阳,一股说不出的滋味涌上了心头,是高兴?是期待?是惋惜?是羞愧?难以言说,不愿再看,回身转入了船舱。
      记得五日前,张岱在听完王立对于历代治乱循环的解释与大宋另寻新路的解释后,沉默了许久。土地兼并,这个历朝历代都存在的问题,每当历代后期,富者连阡陌,贫者无立锥之地,再加上吏治腐败,苛捐杂税,百姓民不聊生,接着便是揭竿而起,四海沸腾,天下混战,朝代鼎革。然后又是一轮从乱到治的变化。历朝历代莫不如此。
      然而,海外的大宋解决了这个问题,崖山之后,大宋遗民流落澳洲,幸得澳洲物产丰饶,几代之内,倒也安居乐业。但是承平日久,同样出现了土地兼并的问题。此时,澳宋所产的丝织布匹行销海外,供不应求,为了扩大生产赚取更多银钱,澳宋朝廷竟然默许富者机户贱价购田,巧取豪夺,将澳洲土地兼并殆尽,尽数改种桑棉、蓄草养羊。无地的贫户只好进入那些富户开的纺织厂作织工为生,粮食只能靠外购与捕鱼维持。但是,当时澳洲人少,哪怕男女老幼,尽数为工,仍旧供不应求。为了继续增产,澳洲上下重金悬赏能工巧匠来改进工艺,甚至出台了专利之法,重赏之下,人人奋进,更所幸澳洲煤铁富饶,一巧匠竟制造出了蒸汽纺车机。自此便一发不可收拾,为了运煤铁布匹造出的蒸汽车,蒸汽船,为了犁地造出的蒸汽铁牛。借此水火之力,钱越挣越多,挣的越多就越想改进工艺来挣更多,技术也就越来越先进,并且将这股技术进步的风潮带到了各行各业。终于,技术已经先进到靠那些目不识丁的农民已经难以掌握,大规模的教育普及开始了,富人主动出钱给穷人办学校,不是为了行善,而是要让他们来给自己操纵机器,挣更多的钱。随着教育的普及,技术的进步也越来越快。终于到了如今的地步。
      听着王立的解释,张岱心中无数的疑惑仿佛被一把把钥匙一一解开,澳洲人那一座座富丽堂皇的城市,不过是那一座座工厂的包装。那一间间灯火通明的厂房,实际上才是这澳宋一切的中心。学校的学生,市井的商贩,往来的工人,强大的舰队,无敌的伏波军,甚至这些高贵的元老,一切都是为了那些工厂服务,而也正是那些工厂,给澳洲人带来了无尽的财富,使得澳宋国富民强。想到这,张岱突然觉得这些澳洲人也没那么神秘了,他们兵强马壮,看起来风光无限,实则也是一群人为财死 鸟为食亡的庸碌之人,虽然确实做到了圣贤之事,却非圣贤之人。同时,也意识到了这是一帮欲壑难填的人,为了财货能够改稻为桑,面对富饶的中华岂能占两广而足,而大明现在的状况……
      “不知宗子兄愿不愿意听我一言?”见张岱迟迟沉默,王立决定更进一步,继续进攻。“如今天下大乱,大明日薄西山,内有反贼肆虐,外有东虏为患,水旱频仍,群盗蜂起,恐怕是不忍之事,旦夕之间。”
      “南有髡贼啊”张岱在心中帮忙续道
      “先生一路走来,想来也听了不少我元老院不愿与士人共天下的传言了。”
         “嗯?”张岱心中一动,这样的话他听了不少,甚至还有说澳洲人重商抑农,颠倒本末云云,但听了刚才王立一番讲述,却总觉得不尽然,澳洲人似乎是有自己的士,即所谓有有工厂机器的富人,这些人依王立所言,发家致富,归根结底是依靠的是工,或者说是工商一体,而并非是单纯的不事生产的商贾。
       “要我说,这些传言完全是无稽之谈,大明依赖士人,不过因为士人多为富户地主之家,势大力强,自然为朝廷倚重,而我元老院所依者,乃是有工厂机器之人,君不见广州张家,仅凭机制核桃酥一项,便名震广州,临高李家,凭着建筑工艺,便在临高,都是屈指可数。这二人不过都是平民小户起家,如今不光是日进斗金,同时也都是政府谘议局,工商会成员,皆为我元老院士绅矣。”王立说完顿了顿,接着说
      “现如今天下纷扰,民不聊生,我元老院这次重回故国,正是要救黎民于水火,解生灵于倒悬,大宋名士张载有言‘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宗子兄熟读经史,领袖江南,岂能在此百姓翘首以盼之际袖手旁观?倘若有像宗子兄这样的江南贤士的助力,再有我元老院的技术支持,天下寒士俱欢颜的好日子,为时不远矣。望宗子兄感天下苍生之念,与元老院与人民站在一起,则国家幸甚,百姓幸甚。”
      这一番赤裸裸的劝诱,倒让张岱内心翻起了波涛,“此事事关重大,容学生三思。”
      当天晚上的张岱失眠了,年逾四旬的他,在大明已经要开始逐步步入老年,半生未能步入仕途的他本以为自己已然淡薄名利,可以冷眼观世,逍遥自在。但如今王立的一番话,却将一个从龙的不世之功放在了他的面前。回顾半年来的游历,从熊督一败再败,由广东退入广西,到广州抗疫中元老院表现出的无与伦比的组织能力与爱民之心,再到海南工厂里昼夜不停的生产的钢铁、布匹,军人一样进退有序的工人、数以千计精神饱满的学生。这一切的一切,都显示出了完全不同于大明的勃勃生机,其中所蕴含的实力,让张岱内心深处虽然已然相信元老院的无敌于天下,但同时还是因疑惑与对家族未来的忧虑而忧心忡忡,但现在疑惑已解,元老院送来的这份从龙之功,只怕是有史以来最没风险的一个。不光自己可以功成名就,广州一户的小店都能在元老院的技术支持下成为南天巨富,自己的家族更是能一飞冲天。甚至亲友故旧,哪个不是家财万贯之人,能带他们在这新的时代来临前就买好自己的船票,恐怕也得对自己感恩戴德。更别说元老院治下的百姓,可比大明治下的强多了,王立所谓能解天下苍生于倒悬,恐怕并非虚言。自己投效元老院,真可谓是公私皆顾,忠孝两全,善莫大焉。至于大明,水能载舟 亦能覆舟,闻诸一夫纣矣,未闻弑君也。
      过了几日,当王立拿着从大图书馆借来的旧时空城市影像资料来给张岱看的时候,张岱一言不发,默默看完后,郑重的站了起来,深深的一揖:“臣张岱愿效犬马,生当陨首,死当结草。”

斯特莱特的季节 发表于 2022-11-29 11:29:36

赞美更新

量子玫瑰 发表于 2022-11-29 14:31:11

这就投降了?!
起来!不许跪!不许投降!你还得被对外情报局外派到北京城、当你的内阁大学士呢!三年,说好了就三年,只要三年,三年以后回来,给你记功!表彰!授奖!

GS大公 发表于 2022-11-29 23:11:48

量子玫瑰 发表于 2022-11-29 14:31
这就投降了?!
起来!不许跪!不许投降!你还得被对外情报局外派到北京城、当你的内阁大学士呢!三年,说 ...

别闹,张公子是我外务省的人,对外情报局可别来惦记啊:lol

GS大公 发表于 2022-11-30 10:43:00

第六节、任命
      王立赶忙作揖还礼:“先生弃暗投明,实在是大宋之福、百姓之幸啊,先生少坐,今日时日不早,待我去还了仪器,明天,明天为先生摆酒相庆,不见不散,不见不散啊。”说罢,也不待张岱回答,抱着仪器就跑了出去。
      出了宾馆,王立兴奋的手脚都有些抖了,自从D日以来将近十年,想到十年茫茫,到如今自己的事业终于有所突破,不禁面露喜色,差点要笑出声来。一头扎进马车,高喊一声:“回办公室!”。一路上,秋日傍晚的暖风吹拂在脸颊上,望着东门市下班的人们逐渐熙熙攘攘,正所谓人逢喜事精神爽,如今看着这些平日里看惯的烟火气,都有一股别样的暖意呢。
      一进办公室,三双期待的眼睛已经盯在了他的脸上。王立也不卖关子,直接将外套一脱,扔在椅背上:“成了!”“好哇”“来来来,开酒开酒”“看来张岱也不是那死板愚忠、不通情理之人嘛”“忠也要看对谁忠,女真蛮夷还不如大明呢,他当然不降,我们可是先进生产力、先进文化、人民根本利益的代表,他岂有不降之理?”“对,对,哈哈哈”,四人的欢声笑语瞬时充满了这间严肃了小半年的办公室。
         当天晚上,兴奋的王立毫无困意,挑灯夜战开始撰写工作报告:……目前第一步的目标已经达成,有了张岱的助力,接下来就要请杭州站的赵弓引同志与张岱配合进行对于江南士族统战工作,按照先前计划,明日,我将为张岱安排任务,郭逸同志将带领外勤人员进入江南地区对张岱进行监视并为赵、张提供必要的支持……
       与王立不同,昨夜的张岱睡的十分安稳。在王立走后,大事以定的他到有一种将几个月来烦恼、忧虑统统消散的感觉。他不愿意去想,也想像不到未来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子。走出门去,走在东门市的大街上,望着那下工的熙熙攘攘的人群,张岱猛然间发现,自己已没有了初到时的震惊与新奇,几个月来在这里的生活已然让他对这里产生了一种熟悉之感。夜色初临,华灯初上,市井的烟火气映照在那三五成群的少男少女的脸上,吃着小吃,喝着带气糖水,时不时发出的欢声笑语,在大明只有春节庙会才得一见的热闹,自己在这里好像已经习以为常。一种对往日的生活的疏离感忽然涌上了心头。当天夜里,梦中的张岱仿佛回到了家乡,家乡已经完全变了模样,到处都是几层的方型小楼,明亮的路灯。自己家里好像便成了完璧书坊的样子,也有一个三面顶部大玻璃建成的露台,外边是一个郁郁葱葱的紫藤花园……
      第二天一早,外务省的马车已经停在了张岱下榻的宾馆前,载着张岱奔向了海边的靶场。一下车,王、杨、华三人就笑着迎了上来,一阵互相介绍寒暄之后,王立笑着拱手:“宗子兄,恭喜恭喜啊。”张岱一怔:“不知喜从何来?”“宗子兄请看”王立身后一个身穿干部服的拎包规划民从包中拿出一份纸袋递给了张岱。抽出里面,是一个折起来的丝绒硬壳,封面深红打底,正中一个硕大的启明星国徽,下面是烫金的宋体大宋中央政务院六个字,下一行有任命书三个字。张岱一看,顿时有点不知所措,一旁的杨杰赶忙说:“张兄,你知道我们不兴领旨谢恩那套的,赶紧打开看看吧。”翻开里面,是一整张嵌套进壳中的硬纸,委任状三个字下,正中宋体黑字:任命张岱为外务省外事部对明事务处高级研究员兼统战组组长。
         “这这…”张岱一时既有些惊讶,又有些疑惑。“哈哈,宗子兄,咱们边走边聊,请。”“请”。走在靶场内部的鹅卵石路上,张岱问出了心中的疑惑:“王处长,这研究员学生还明白,但不知这统战组统战二字,作何解邪?”“啊,不必拘礼,你听我给你细细说,这几个月你想必也对我大宋官职有所了解了,职位上正副共有十一级。然则你可能不知道,在待遇划分上共有三十级,我处的高级研究员,行政级别上属于副处级,宗子兄学富五车,对大明研究多年,待遇自然从优,是十五级,莫约是大明的五品,从五品的样子。而统战组组长,何为统战?就是请别人和我站到一个战线上,统一战线的意思,这也是我们想请宗子兄在接下来的一个时间段去做的工作。”

杜易斌 发表于 2022-11-30 11:10:00

没有明面上的统战部,你最好还是和我的申奥学社联动下

齐琪齐 发表于 2022-11-30 13:55:47

几个同人联动一下,还可以转正嘛

人类身上的劲 发表于 2022-11-30 14:06:17

赞美更新!

斯特莱特的季节 发表于 2022-11-30 19:47:22

赞美更新
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查看完整版本: 【外交】【原创】《外交风云》(完结)2023.1.1